【丰云】育幼福利再好也不生,养儿「妨」老成主因

发布于 2020-06-12   358人围观


【丰云】育幼福利再好也不生,养儿「妨」老成主因

内政部统计,2012 年起每月平均出生人数约 1.7 万人,2017 年上半年骤减至 1.5 万人,使 2017 年总出生人口将少于 20 万人。少子化议题再度搬上檯面,但卫福部因应少子化,却是在前瞻基础建设计画中,规划花 6 亿元製作价值单件 952 元的「育儿百宝箱」,经费竟然比全国新手父母公认最需要的幼托机构还要多一倍。卫福部次长吕宝静表示,里头装的不是尿布和湿纸巾,而是装尿布、奶瓶的美观妈妈包,不仅朝野立委轮番痛批,民间也气得大骂,网路舆论揶揄果然是「国安危机」,因为政府官员面临「全面脑死危机」。

这种离谱政策,让民间再度批判政府全面无能,不仅毫无专业能力,甚至连日常生活的基本常识都没有,才会产生出经费有限却不全部用于幼托,反而编列幼托两倍经费给百宝箱这种让人傻眼的计画。事实上,这个政策又是「天下政策一大抄」,抄袭芬兰自 1937 年以来的育儿百宝箱政策,但芬兰的百宝箱从箱体到内容物的设计不仅远胜台湾版本,还贴心的可以折现。而且,芬兰推动完整协助育儿政策中,百宝箱只是其中一项枝微末节、额外性质的措施,台湾卫福部连抄都抄不好,竟然把百宝箱当成重点,本末倒置。

更关键的一点是,即使是芬兰的完善政策,在芬兰实际施行的经验,仍然对改善所谓少子化问题一点用也没有。事实上,芬兰才刚创下 150 年来最低生育率。

自 2009 年以来,芬兰连续 6 年出生下降,到 2016 年又比 2015 年大降 4.8%,仅出生 52,814 个小孩,平均生育率降至 1.57,较 2015 年的 1.65 大降,更不用说远低于人口自然替代率的 2.1,生育率最低的地方是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生育率仅 1.3。

芬兰的政策根本无效,我国官员却还跑去乱抄,抄也抄不正确,竟然抄到最枝微末节的部分当成重点,胡乱编列预算后,党政动员包裹护航通过,才说预算通过一定要执行,卫福部长还说出「搞不好有人看到开心会想生」这种遭人民骂翻的浑话来护航。这到底是政府官员「全面脑死」,还是把人民当白痴?留待民意代表去质询。

芬兰经验显示人们对生育政策有多幺一厢情愿,不只是台湾,全球各国都以为,只要对年轻父母好一点,略施小惠给点补贴,或积极改善育儿环境,就会让年轻夫妻想生小孩。这种想法在芬兰的实地施行经验中已全面破产,因为芬兰在全球各种评比的生育环境总是数一数二,生育率却还创新低。

芬兰对生育政策可说无微不至,每个政策都经过细腻思考。所谓育儿百宝箱一开始是针对真的负担不起婴幼儿基本需求的贫困阶级所发给的「新手包」,后来是为了公平因素及节省判断贫困与否的官僚作业,才乾脆改为全面发放,但目标仍是给予一无所有的穷人必要帮助,不是以为「搞不好有人看到开心会想生」这种毫无逻辑的脱离现实想法。

【丰云】育幼福利再好也不生,养儿「妨」老成主因

芬兰 2017 年的育儿百宝箱内容。

芬兰还慷慨地给予育婴假,更拥有全球公认最好的教育制度之一,全世界很难找到比芬兰更适合生养小孩的国家了,如果连芬兰妇女都不想生育,那幺实在不可能靠改善育儿环境来提升生育率。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专业化与自动化科技进步的现代经济社会,生小孩本身就是件不切实际的事。全球都同样面临高青年失业率问题,反应出的基本态势就是,经济体不需要更多社会新鲜人,也就是不需要供应更多小孩;生更多小孩,不仅无法解决国家社会福利制度破产问题,只会造成更多青年失业,国家更快破产。

像芬兰这样的国家,希望透过给予更多、更弹性、更优惠的育婴假,以及推广男女平等,让父亲承担更多育婴责任,来减轻妇女对生育的排斥,然而,生育年龄父母正是人生职场的黄金时期,不生小孩拚命冲刺事业,未来可能大有成就;相反地,中断一年职涯来育婴,即使育婴假可给全薪,在知识经济体中,一整年的空白简直是致命伤,育婴假根本不可能弥补对个人事业的伤害。生养的小孩,在上述经济体不需要青年的当前情况下,也同样无法弥补知识人才父母断层一年对国家生产力的伤害。

除了上述机会成本的基本损失,由于生育只是增加「人类」,「人类」只具有原始劳动力,需要经过教育才能成为「人才」。现代经济体已经越来越不需要纯粹的原始劳动力,结果是小孩必须接受更多教育,教育时间更长,教育经费更高,然而出社会后却因青年失业率高、青年低薪资的普遍情况而收入更低。

开销更高而回报更少,从国家巨观层面看,更多生育只会造成国家破产。就家庭层面来说,当然也会率先破产。

教育需求大幅提升下,父母养育小孩的时间成本与金钱成本大增,美国农业部统计估计,在美国生养一个小孩到 18 岁,平均需花费 233,610 美元,相当新台币 706 万元,这还没包括大学学费。欧美各国高等教育学费急速飙涨,负担让中产阶级喘不过气,好不容易供养子女到学士或博硕士毕业,却面临更长的失业期与更低的薪资,结果是子女还得继续寄生在原生家庭好一阵子,甚至由原生家庭出资赞助才能买房,种种沉重负担,都严重伤害原生家庭的财务状况。

【丰云】育幼福利再好也不生,养儿「妨」老成主因

美国波士顿大学退休研究中心于 2017 年 9 月发表的研究显示,美国人正面临严重的退休财务準备不足灾难,而这个可怕问题的成因之一,就是因为生小孩。

许多人主张生了小孩会更认真工作,但这种义和团式的精神胜利想法,无法迴避人一天 24 小时扣掉必要的睡眠与休息时间,最大工时就是固定的,休息不足,会导致工作效率下降,甚至生重病,靠着特别认真顶多可在一两天内赶工,但长期来说行不通;生养小孩需要花费时间与金钱是无可避免,把时间花在小孩而非职场,职场发展与收入自然较低;把金钱花在生养小孩,存款就会减少,这才是冷酷的事实。

统计结果发现,30~39 岁美国家庭,若生了小孩,收入平均降低 3.7%,总财产平均降低 4.5%,但较年长的父母,由于时代因素,损失的程度远小于青年父母。50~59 岁美国家庭,生小孩几乎不影响收入,总财产也只减少 2.8%,这些 50 岁以上的上一代,凭着自己的经验,觉得生养小孩没太大损失,却不知道社会与经济体已有重大变化。现在的青年生养小孩,造成的职涯与财务伤害远比他们的年代更大,而且越来越巨大。

生养小孩对职涯的伤害,可从美国女性薪资状况观察,因为美国提倡男女平等尚不如芬兰等欧洲国家,女性仍然承担相当大的育儿责任,于是生了小孩的母亲,比起没生小孩,工作意愿降低 12%;有生小孩的母亲,比起没生小孩的妇女,年收入平均减少 9,400 美元,相当于新台币 28.4 万元。

事实上,即使是老一代父母,生养小孩也一样有相当影响。统计发现,每多生一个小孩,退休準备不足的机率就增加 1.9%。而且,在这个青年困苦的年代,就算小孩长大了,父母还是要持续付出,统计显示,美国老年父母平均一年为了成年子女付出 366 小时的免费工时,31% 父母给予成年子女金钱资助,平均每年 3,084 美元,相当于 9.32 万元。相对的,只有四分之一成年子女付出免费工时照顾父母,平均每年 324 小时,又只有 9% 成年子女给与父母金钱,平均仅 595 美元。

从芬兰的情况,可知奖励生育政策是一厢情愿,从美国的状况,则可从根本了解经济上的原因,人民不生育是极度理性的正确行为。想不想生小孩是个人自由,想诱骗或逼迫人民生育,不仅不切实际,也不可能成功。

对台湾来说,问题不仅是育儿百宝箱本末倒置,也不仅是抄到已证明失败的芬兰经验,更根本的是,整个把「少子化」当成问题的想法就是最基本的错误,尤其是,芬兰还是人口较少国家。台湾身为人口密度过高、环境负荷已到达上限的国家,更应该顺应少子化,政府需要改变所有过去基于人口永远成长的错误假设政策,适应少子化的新现实,而不是妄想改变少子化。想「逆天而行」,就算不是闹笑话,也只是与芬兰一样徒劳无功。